再见,2013!

凉水:

想来想去还是用了这个俗烂被我用了这么多年的标题模板,唯一不同的是今年的输入法自然而然地默认地跳出了“再贱”这样的字眼。每年年底都会迫不及待地总结过去一年的关键字啊再满心憧憬地写下对未来的期许啊,而今年却硬是拖到了这最后一天。我没法面对这一年,被我窝在电影筑起的虚构世界里虚度掉的这一年。即便不情愿,也无从书写,但坚持了好几年的习惯也做不到立马舍弃,还是磕磕巴巴地把这一年做个总结好了。

惊蛰。
今年唯一做成的一件大事是在豆瓣阅读上发了一本书,惊蛰
和很多年少有为的天才作家一点也不同,我写小说和本能几乎毫无关系。从小学起的每个暑假我都会做一个写一部小说然后年少成名然后被保送进哪个牛逼大学的文学系我依然拒绝凭自己本事考入那学校的数学系的梦。当然是个从未实现过的梦,每次都停留在写小说这一步便戛然而止了。事实上从高中起我便知道我丝毫没有讲故事的天分,顶多有点小机灵。可当时的我是少年啊,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魄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我开始写诗,那些诗歌有着做作的韵脚和工整到诡异的对仗,可怕的是这些诗基本是由一个个形容词叠加组成的长句构成的。我倒是从未想过做作家,拜托,我的志向是白天做个酷炫的牙医晚上靠诗人的身份换酒钱好么。
上大学后也没有消停,开过好几个博客,却从未有哪个能经营长久,空空留下几篇酸溜溜的思念初恋的不知所云篇章。但即便如此,我的假装出来的深情款款情真意切还是有了铁杆观众。膨胀的自我让我开始在Qing上连载一部幻想中的长篇巨作,《张志明的春天》。一个手心流汗的少年的故事。我曾信誓旦旦地说过我会把它写完,不管它变成了婆媳大战还是卢瑟不小心进入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后开始了魔法界的冒险,我都会把它写完。我又一次高估了自己的耐性。偶然的机会看到一个征文比赛,脑子里又恰好一直在构思一个故事模型,才有了《惊蛰》。而在征文比赛的投稿通道上才发现我一直错把最高字数看作了最低字数,才把《惊蛰》投到了豆瓣阅读上。
迄今为止,它为我带来了**.**元的收入,让我成功挤入作家的行列。【雾】。

饭否。
2013年值得全民铭记的大事似乎没有。没有轰轰烈烈的世界末日,没有111111这种蠢蠢的光棍节,因此微博这种乌合之众最多的地方也变得乏善可陈。饭否成了我2013年很重要的一个社交网站,不仅仅因为@moonjean 火鸡姐在这个网站上关注且只关注了我一个人。以前只把饭否当作一个垃圾桶,偷偷地讲一些在其他社区无法讲述的羞羞的事情;或是涂鸦板,留下多数是对偶的断句残章。而今年却开始依赖这个地方,在这里遇到了非常多的人。
有几乎每条po都要写错字、浑身肉欲还蠢笨但却异常美艳的大葱;
有至今没有把我拉出黑名单却在刚fo我时给我发过十分温暖私信的苏呜呜;
有穿了一次婚纱被我嘲笑了一年且2014年还将被我嘲笑的什么都懂的矮姨;
有长得像萧敬腾【雾,别杀我】永远冷眼对着我的抱大腿蹭**的酷炫少年阿托克;
还有异常肉欲常年撸管但与我陪伴在深夜TL刷各种老电视剧老电影的还妹。
在这个我几乎完全与世隔绝的一年里,他们像是我对这个冷酷世界的温暖窗口。我感谢有饭否这个地方,但是这群人成就了这个地方。

恋爱。
No comments。直接用张楚哥哥的歌词:
我想找个人一起幻想
我说我爱你、你就满足了
你搂着我、我就很安详

求婚大作战。小さな恋のうた。
这是今年最让我无法释怀的一部剧,当然我是指除了《老爸老妈浪漫史》之外的。我必须说我知道它很傻,每次山下智久穿越时空时喊口号“哈利路亚CHANCE”时的刺眼光芒浮夸得令人反胃,台词和那些青春日剧一样透着酸溜溜的味道,但我还是喜欢,而且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翻出来看那些让我哭得稀里哗啦的片段,我还是会老泪纵横。有些时候明知道那些电影电视剧又蠢又作,靠着蹩脚的台词和煽情的BGM操纵你的情感,但还是只想束手就擒。就像年少时也会忍不放着隔壁人人贪恋的校草不去爱,独独爱坐在自己身边的总是偷吃鼻涕还会把挖出来的鼻屎黏在身边人课桌下的同桌小男孩。《求婚大作战》就是这样一个小男孩。有着不科学到让人咋舌的happy ending,有着愚蠢到让人生气的阴差阳错剧情。可就是被感动了。
今天下午坐在公交车上时我还想,我不怕蟑螂不怕老鼠不怕蜘蛛,嘴上说怕打雷其实是装的,稍微有点怕鬼,但看完鬼片还是敢一个人起床上厕所,但我还是个怯懦的人啊。和kenzo一样怯懦。甚至更加胆小。但我心里有个巨人啊,那个巨人和kenzo一样愿意为了让照片上哭泣的女孩而跑回过去打出一个全垒打让她在照片上笑起来,愿意在她赴约确定婚约的前一秒从背后抱着她说嫁给我吧。我知道的。那个巨人。
这是曾经喜欢过的一个人很爱看的电视剧。当我终于能够说出曾经这个字眼时,我看了这部电视剧。汹涌的泪水当然不是为了kenzo啊,而是自己。

冯唐。
今年终于入了kindle,kindle到手后看的第一本书就是冯唐。乡巴佬趁着对kindle的热情一口气把冯唐的北京三部曲读完,然后每一本都郑重地在豆瓣上打了个五颗星。天知道之前我有多讨厌冯唐,那时我只看过他的杂文。通篇抖机灵耍流氓,简直比韩寒更差劲。可看完北京三部曲,我简直爱上了他。读到《万物生长》的结尾时我一个人坐在自习室里哭出了声音,年少时的爱情啊,用如水的目光浇灌的爱情啊,为自己的小桥流水惋惜的爱情啊,冯唐刻画的是成长的断面,淫荡而清新。他总让我想起王朔,想起那个读《动物凶猛》看《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夏天。那些少年时代的断片记忆,断断续续,真真切切,傻傻逼逼,凄凄惨惨戚戚。即便从未和同班的男孩一起偷看过谁穿的花内裤,也依然忍不住泪流满面。

生搬硬套,算是拼凑出我空洞的2013年的模样。去年的年终总结里我说,“人生不可能因为度过了2013.01.01的第一秒就变得精彩绝伦。但我还是祈望明年的此时此刻我能由衷的为那一年的自己感到开心。《岁月神偷》里吴君如说,人生就要信。少年派也是因为信,才能走出孤独的海上漂流。那就信呗。我不能保证明年会怎么样,但我保证,我这一秒,对未来的期望是真切的。”
也可以完完全全地用为今年的结尾。是的,总要信。

评论
热度(5)
  1. JSWCBZ凉水 转载了此文字